大家都在搜

比特币矿机巨头迷局:厮杀继续 前途未卜



  主营业务单一、数字货币市场低迷,矿机巨头不得不面临矿业销售收入陷入急转直下的窘境。

文 | 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 张弘文 | 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 张弘

  经历了熊市的数字货币交易市场近日迎来了普涨。

  10月15日,比特币交易价格涨幅近17%,破7000美元。比特币价格大涨,用来挖矿的矿机价格亦随之跟涨,这对矿机行业而言,看似是利好。

  不过,数字货币行情并未完全回暖,矿机行业利好时机也尚未到来。自2018年6月比特币价格跌破6000美元关口以来,一直在6500美元左右徘徊。一位业内人士称,“此番价格大涨是稳定币USDT(注:由泰达公司于2014年推出的与美元1:1兑换的数字代币)不稳定所致,从而推高了比特币的交易价格,比特币的‘春天’尚未回归”。 

  自2013年以来,疯狂的比特币价格催生挖矿矿机制造公司,由此诞生了矿机制造业领域的三大矿机霸主——比特大陆、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。随着比特币产量的逐年递减,挖币的难度亦逐渐加大,这对矿机厂商在算力、芯片等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 

  令矿机巨头们更为焦虑的是,目前国内对数字货币的监管环境趋严,增加了很多不确定性因素。2017年9月4日,数字货币及ICO在中国正式被定性为非法集资,并明确禁止任何代币发行融资活动,国内矿机厂商的“日子开始变得不好过”。“2018年,币圈价格经历了一轮熊市之后,比特币回暖的速度又低于预期,期间出现了大批矿工停机。”一位区块链行业投资人士如是说。

  眼下,处于区块链产业上游的矿机巨头纷纷寻求上市和转型,但目前看来,一切前途未卜。

  矿机“价格战” 

  数字货币价格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矿机的价格,这是矿机市场上不变的法则。 

  “比特币行情大好时,市场上对于矿机的需求会出现供不应求的现象,矿机价格最高涨幅一度达到了200%。”上述区块链行业投资人士称。 

  币价的疯狂、挖矿的需求,刺激市场上先后出现不少矿机公司。“按照矿机行业地位排名来看,比特大陆位居第一,嘉楠耘智位居第二,亿邦国际第三,另外,芯动科技和比特微这两家公司,尤其是比特微表现出了可能超越亿邦国际的势头。”哈希屋创始人苏潇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。 

  2013年1月,嘉楠耘智的创始人张楠赓研发出行业第一台商用ASIC矿机,将挖矿机技术带进4.0时代。不过,借着爆品热度的嘉楠耘智并未成为行业翘楚。 

  在业内,被挖矿人士认可的是比特大陆,“除了赶上早年数字货币的行情,比特大陆的矿机在算力和价格上也占有很大的优势,运行稳定、性价比高。”一位使用比特大陆的蚂蚁矿机挖矿人士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。 

  这使得蚂蚁矿机一度成为炙手可热的矿机。与此同时,比特大陆旗下三家矿池掌握了比特币算力的命脉,由此奠定了矿机霸主的地位。亿邦国际、比特微等第三梯队的矿机公司一直处于奋起追赶之势。 

  从国内市场上这三大矿机巨头披露的招股说明书来看,矿机作为其核心业务,且三家矿机巨头的销售收入占比均在90%以上。 

  从财务数据表现来看,矿机霸主比特大陆2018年上半年的税后利润是7.4亿美元,调整后的利润是9.5亿,是去年同期的近9倍。而仅次于比特大陆的嘉楠耘智,仅2017年矿机的销售额就超过13亿元,同比增长超过4倍。亿邦国际近三年的业绩也处于快速增长阶段, 2015年-2017年,亿邦国际营收从9214万元增至9.79亿元。 

  从市场份额上看,比特大陆在国内的市场份额占到70%,剩下由其他几家瓜分。不过市场随时有可能发生变化,2018年9月,多家矿机采购商在接受《中国企业家》采访时传达出“国内市场上矿机卖不动”的信号。 

  该行业出现的窘境可以通过两大现象窥见:一是由于币价下跌,一些矿工因挖矿回报少被迫关机;二是老旧机型正面临着更新迭代。“至今销量依然黯淡,各家都在打‘价格战’,整体处于清库存阶段”,苏潇说。 

  2018年4月,苏潇买了一台全新的S9型矿机,价格在8000元左右,以目前的市场价格来看,已经贬值90%。据他介绍,目前一台全新的蚂蚁矿机S9j价格低至2000元,而今年5月每台最高价在6000元左右。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“新出的矿机由于产量有限,很快就被售罄”。 

  颇值得玩味的是,2018年7月,被业界期盼许久的全球首款7nm制程ASIC芯片矿机阿瓦隆A9系列发布时,阿瓦隆还发布了两款在业内看起来“花哨”的产品——矿机暖气和挖矿电视机,其实质是将矿机置于暖气和电视机中。 

  一开始业内以为“阿瓦隆做矿机暖气片和矿机电视机只是一个梗”,但阿瓦隆最终确实发布了相关产品,这被业内人士解读为阿瓦隆已经到了想方设法去清理库存的地步,“它们的销量并不好”。 

  来自招股说明书中显示的数据佐证着矿机销量低迷的事实。自2017年以来,各家矿机的平均售价呈现出下降趋势。进入2017年以来,由于数字加密货币的行情不好,该业务也逐渐被“边缘化”。 

  比特大陆的财务困局一度被外界聚焦,迟迟未公开的Q2业绩,在一份被泄露的财务报告中被曝光,矿机暴跌90%。来自陶石资本研究团队的分析预测,比特大陆2018年的整体销售惨淡,最多在11亿美金左右,后面三季度的营收总额预估在3亿美金左右,环比2017年下降65%以上。

  曲折上市 

  主营业务单一、数字货币市场低迷,矿机巨头不得不面临矿业销售收入陷入急转直下的窘境。 

  市场不容乐观,或许巨头们早就嗅到了凛冬将至,纷纷提交IPO申请,寻求赴港上市“过冬”。“申请上市选择的时间节点很重要,它们趁这个行业还有热度时,才利于融资”,前述区块链投资人士称。 

  2018年5月,嘉楠耘智先拉开了比特币矿机厂商赴港上市的大幕,随后亿邦国际、比特大陆相继准备登陆香港联交所。 

  但上市之路并不平坦,三家巨头均遭遇了不同程度的阻碍,近日比特大陆被传出终止IPO疑云,嘉楠耘智下调IPO募集资金等等,一切在外界看来充满了变数。 

  而本已抢占先机的亿邦国际,原计划于2018年10月16日上市,但在10月16日上市的公司名单中,并没有显示亿邦国际。 

  2015年8月19日,亿邦国际在新三板挂牌,但由于新三板的交投一直并不活跃,于今年3月从新三板摘牌,三个月后,转身寻求赴港IPO。 

  目前正处于上市关键期的亿邦国际,因陷入P2P网贷平台银豆网爆雷案而处于舆论风口浪尖。据时间财经等爆料,港交所已将举报材料转交上市部备案处理,当前上市部正审阅有关资料以决定是否需采取进一步行动。另外,中国香港警务处联合财富情报组确认已收到报案邮件并进行处理。 

  业内人士分析称,倘若香港交易所、香港警务处相继立案调查,无论是亿邦国际登陆港股进度,还是三大矿机巨头的角力,一切充满变数。 

  矿机厂商巨头们正在在加密货币凛冬将至前借资本取暖。但从公司生存发展的角度来看,“矿机公司属于重资产企业,每一款产品发布后,都需要更多的资金投入到技术研发。如果不能及时筹集资金投入,很快会被市场淘汰”。 

  此前多位区块链行业人士接受《中国企业家》采访时称,区块链行业变化速度极快,已经超过了当前的互联网。“为了生存和布局,必须加大技术研发的资金投入,同时也是为了抢占市场份额,后来者更要避免被比特大陆这样的巨头挤兑出局。”苏潇说。 

  不过,矿机巨头面临的不仅仅是自我造血的问题,更面临着来自大环境的风险。亿邦国际在其上市文件中就表示,主要是市场不接受区块链技术或者对其失去信心,以及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不利发展,都会造成上游挖矿机的前景受阻。 

  与此同时,比特币本身存在较大风险,包括加密货币挖矿活动的经济回报波动、比特币流行度的不确定因素、中国及海外市场的监管环境等也会影响到矿机巨头的生存。

  转型求变 

  在种种不确定因素的作用下,国内三大矿机巨头不仅无一例外地选择了赴港上市,它们还不约而同将转型方向瞄准了AI芯片领域。 

  有业内人士看好这些矿机巨头在芯片领域布局和发展,他们认为挖矿芯片公司的崛起,在一定程度上捍卫了中国半导体在全球产业链所处的市场地位。 

  而多位接受采访的人士一致认为,并不能排除“AI芯片公司”这个定位在国内很火,且被看好这个因素。“洗白,先为自己脱去数字交易的外衣”,其中一位人士说。 

  苏潇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在AI芯片项目上,这几家公司并没有特别多的实质性落地之举。他描述自己去嘉楠耘智参观时,最直接的感受是,公司的研发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,并没有产品和落地场景的实现。 

  不过,在当前币市行情低迷的现状下,矿机巨头们都试图通过ASIC芯片技术迭代和提升矿机性能来突破瓶颈。 

  今年7月,嘉楠耘智抢先发布7nm的ASIC芯片矿机,而比特大陆和阿瓦隆也相继公布了7nm ASIC规划,矿机领域中的一场两雄技术争霸赛由此而发。后者顺利推出产品时,这款芯片单机30T的强劲算力曾被接近比特大陆的人士向本刊描述为“颠覆行业,令比特大陆有点担忧”。 

  在其他各家都已发布自主研发的芯片的情况下,比特大陆终于在9月21日推出了自己的7nm芯片BM1391,但尚未实现将量产。 

  目前看来,嘉楠耘智虽然拥有了市面上最强的算力,但不可忽视的是,比特大陆在整个市场规模上占据了很大优势。亿邦国际在矿机业务上一直表现十分亮眼,但由于最初的业务并非矿机,而是电信设备业务,2014年区块链兴起后,才开始切入比特币矿机业务。其区块链业务占比虽然一度高达95%,但其商业模式上却高度依赖半导体制造供应商。 

  2018年9月,苏潇在接受《中国企业家》采访时指出,在业内,矿机最核心的两个要素是算力与功耗。算力是衡量一台矿机好坏的首要因素,这也是比特大陆较为担心被超越的一个方面。此前比特大陆推出的产品S9i和S9j矿机被业内评价为“换汤不换药”,两款产品实质上并没有多少区别。 

  比特大陆自从2015年推出S9i矿机至今,尚未推出一款具有颠覆性的产品,一直依靠S9矿机维持着整个市场。到今年9月发布芯片,量产尚未实现,市场等待的时间确实有点长了。其它包括嘉楠耘智、亿邦国际在内的矿机厂商虽然也投入了大量的时间、人力和物力进行研发,但真正推出具有颠覆性的产品并不多,这也是整个矿机行业所面临的考验。 

  可以预见的是,三大矿机巨头仍继续上演着激烈的拼杀角逐。

责任编辑:唐婧




上一篇:分析师:强烈看涨美/日! 除非这一情况发生
下一篇:李笑来:中国至少有2个人比特币数量比我多
苹果削减部分iPhone价格以保持优势
中国的铁路网络跨越13.1万公里
紫禁城让人们感受到更多的呼吸空间
地区推出政策,帮助父母独自生活
工匠在越南的Yen Son制作瓷鼓